第498章 李达以失败告终!(1 / 2)

七相门人 墨柱 2821 字 6天前

“放你出去?”我观察着他的眼睛,以心念问道:“谁禁锢你的?你在这里呆了多少年?我很奇怪,你若是神龙神王的儿子,修为肯定不低,血刀门……没有这样的胆量,而且,他们为什么禁锢你?我如何能将你放出去?你能给我什么?”我将心中种种疑惑一口气问完。

“我的事情你无需多问。”残魂很快平静下来,道:“你只要知道,我可以给予你想要的一切!”

“在没有弄明白事由以前,我不会放你出去!”我表完态,接着解释道:“因为你的修为很高,即使只是残魂,也足以给人间带来大灾难。你出来后,会不会顺手杀掉我?在我没有足够的把握前,你还是继续待在里面吧。”

话罢,我直接将神念收回。神念遁走的霎那间,残魂忽然疯狂地咆哮起来,发出一阵阵凄厉的怪啸。一股煞气十足的气息,迅速充斥着整个空间,甚至让我还未离远的神念,都感觉到一阵无尽的威压,似乎,这个残魂的能量,能将我杀死无数遍。

我睁开眼睛,看到华卉正在关切地望着我,我微微一笑,道:“外面怎么样?”

华卉笑了笑,显得风华绝代,道:“这个空间只有你能自由进出,我跟你一块进来的,外面的情况,我不会比你多知道一点。”

我自嘲地一笑,扬起手中的赤龙狱柱,道:“里面封禁着一个强大的残魂,自称是神龙神王的儿子……”

“神龙神王!他是神帝的师父……”华卉脸色一肃,道:“若真是神龙神王的儿子,你应该想办法释放他出来。”

“如果他真是神龙神王的儿子,确实应该放他出来。可是,我感觉这是一个局,所以,我没有动作。”我扬了扬赤龙狱柱,将其收入空间戒指中,站起身来,道:“若是其中没有阴谋,李达会将顶级神器主动送给我?或许,他故意将神器送给我,是个天大的阴谋!”

“你想怎么办?”华卉也随我站起身来,轻声问道。

“等。等蕴灵过来,她了解神界,若是里面的残魂真是神龙神王的儿子,她肯定会让我放了他。若是不是呢?”我笑了笑,道:“总之,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事。蕴灵到达人间以前,赤龙狱柱等于没在我手中。”

……

时间过得很快,不久到了道宗年会的时刻。

因为琅琊宫的影响力越来越大,我在年会上的位置排在了次席,仅列在日行道长之下。

道宗的年会,按照惯例,通报完年内的大事,各分支开始汇报本支的事情,最后,汇总问题,研究解决方案,制订后一年的计划。可是,这次年会,在最后一个议题以后,日行道长提出了一个提议,讨论新宗主的人选问题。

其实,按照毛老之前的计划,确实有迅速夺回道宗宗主的计划。因为前期刺洪事件的影响,毛老父子选择了低调隐居,在派内影响力大降,他先前制定的许多计划因此搁浅。我这次来参加道宗的年会,一点当选宗主的念头也没有。

我现在是琅琊门主,就要为整个门派负责,要拿出不少精力考虑门派的大小事。现在,琅琊宫兴旺发达,除了财力不缺以外,最重要的是实力强大,办起事来顺风顺水,形成了良性循环。

其余分支情况不同,如龙虎山一脉有资产土地,名声响亮,门人的日子相对舒服些。如五行门、蜀山派这些分支,没落已久,门派向心力渐失,弟子数量也少,甚至比不上以前的琅琊宫,与现在的琅琊宫相比,更是无法相比。

日行道长的话音刚落,众人的目光一下子聚焦在我身上,道宗诸支原来以琅琊宫为首,后来以龙虎山为首,中间武当山风光了一段时间。现在,各分支的实力以琅琊宫为首,龙虎山和武当山分居二、三。实力排在第二的日行道长让贤,武当山一派也没有想法,众人的想法自然而然聚到一起。

“日行道长德高望重,年纪也合适,身体又好,您退位不合适。”我朗声说道。

“小阳,你年轻,辈份也低,但是,你修为高,能服众,有冲劲,能将琅琊宫打造成现在这样。道宗若是交给你,我放心,大伙儿也放心。”日行道长说完,对众人微笑着环视一圈,道:“你们认为呢?大伙儿若是想过琅琊宫弟子现在的生活,可不能让小阳推来辞去。”

更换门主没有投票,各位门主都大力支持,而且没有竞争者,所以,日行道长很快一锤定音,道:“大伙儿既然都没有异议,小阳接替宗主的事就定了。这次接替宗主的仪式宜早不宜晚,我看今天就交接吧。”

我连忙止住,道:“道长莫急,容我说几句话。既然各位如此高看我,我也不推辞了。接替宗主不是小事,我没有心理准备,能不能明后天再交接。”

日行道长笑道:“这样吧,后天一起到琅琊宫去,在那里办交接仪式吧。”

会后,我与五行山、蜀山派等分支的主要人员谈话,商谈各分系重新开宗的可能性。身为各分支的负责人,光大门派是他们的本职责任,听说琅琊宫大力支持他们复宗,他们又怎会不愿?

……

比起琅琊宫重新开宗,我接替宗主的事情显得很低调,除了道宗的主要人员,外面的人几乎一个也没请。在仪式交接完毕以后,我向龙组、异能办、禅宗和密宗发了通告函,十分低调地宣布我正式担任道宗的宗主。

事后,我将大略方案交给张胡,让他拟定一份相关分支的开宗方案,做好财务预算,结合相关分支,成立项目建设领导小组,然后,将精力用在了迎接小楠等女下凡的事情上。

九阴姬度劫升仙后不久,我便从于虚雨的记忆中分离出来,其间的许多情况我并不太明白,只知道紫衣、师姐、小楠是在京城历的劫,柳如絮、司马静雅、甄阴、公孙红媚和小小的历劫地却不知晓。

柳如絮、司马静雅、公孙红媚三人好说,不是在师门大本营就在亲人处,但是甄阴和小小出身来历诡异,一个原是阴间鬼王,另一个则是两百多年前的人,他们在人间已经没有亲人或是师门的人。那么两人历劫最可能的去处,除了京城,就是我的老家。

“卉儿,李达诡异地现身,又诡异地消失,让我感觉十分不安。我猜测李达的目标不只是我,而且包括师姐她们……”

华卉笑容如花,并没有显得多紧张,道:“李达虽是神人,但是修为被压制,单对单对上恢复记忆的九阴姬中的任何一人,也未必有胜算。而且,我们之间有灵识通道,只要她们出现在我们附近,我们可以第一时间通知他们……”

我皱着眉头,愁意未消,道:“你我两人可以与她们灵识相连,可是若是分在多个地方呢?京城必须有一人,老家有一人,絮姐、雅姐、媚姐除了京城,最可能在六个地方,小小和甄阴……地方都不好猜。”

华卉收敛笑容,肃然想了一会,道:“你呆在京城坐镇,其余的地方嘛,小絮、小雅等肯定会见父母,只要将她们的父母接到京城,我想她们自然会寻过去的。小小和甄阴的事,的确难办……要不,将她们的历劫地改为琅琊宫?将相关的人接到这边,那样的话,李达捣蛋也不怕。”

……

琴岛西海岸海边,一座豪华别墅内。李达脸色肃然,盯着血纹,道:“很多天了,血柱没有传来一点波动,你觉得正常吗?”

“不正常,按理说,师……阳炎早已深入核心,若是知道赤龙王是神龙神王的儿子,肯定会放他出来……”血纹说到这里,忽然想起一个可能,道:“阳炎掌握一个异空间,只有他可以自由进出,若他在异空间内参悟的话,我们肯定感觉不到!”

李达默想一会,道:“赤龙王被困多年,对于虚雨充满痛恨,阳炎……这个转世,估计活不了太久。不过,若是赤龙被困异空间,即使杀死阳炎又如何?对我们没有一点助力。”

说完,他掏出一粒神丹,道:“服上这粒神丹,你的修为可以恢复大半,你再去探听一下,我感觉事情不正常。九阴姬马上就要下凡,我担心阳炎会有所布置,到时候计划若不成功,我们就惨了……”

……

赤龙王呆在空间内,不时发出神识,想与外界的李达联系,可是,实验了许多次,他有些颓丧。不过,短短十几天时间于他而言,只是一会儿,他的神态冷静下来,自言自语道:“上万年了!无人敢放我出去,阳炎兴许可以,虽然只是神帝转世的转世,但是肯定能解开此地的封禁之术!”

他的眼中燃烧着希望的光芒。他抬头望着血色的天空,毅然道:“我要不惜一切代价出去!梦璃,我不会放弃的!”

……

正与血纹猜想的那样,赤龙狱柱现在骨牌空间内,官涌和依依正在研究其中的阵法。两人牢记我的警告,绝对不触及核心部分。但是,随着阵法的不断领悟,两人的神念开始接近核心。

调皮的依依,按捺不住好奇心,分出一点淡淡的心念,向里面窥探一番,看清楚里面的情况,立即将心念收回。

“大师兄,赤龙狱柱的器魂是人……”依依睁开眼睛,不解地问了一句。

“你啊,不听师父的话,早晚会吃亏。”官涌与依依不亏出自同门,他同样按捺不住好奇心,但又相信师父的警告,所以,分出一点点心念,到了核心以后一触即出。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