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实习(1 / 2)

车子冲上通往光谷的大道之后,尸群总算是被慢慢的抛到了身后。

可是车子里面没有一个能够笑出来的人,杨明和刘鑫担心前面还会不会有什么别的危险,司机在抱怨刚才那个美女丧尸弄坏了自己的新车,毕竟别人车上除了一点丧尸遗留下来的碎肉之外,基本上没有任何实质上的损坏,副驾驶上的炮手则心疼的看着控制器显示屏上面已经少了三分之一的机炮弹药,而陈成,这家伙嘴里念念叨叨的,还是刚才那个身材火辣的美女丧尸。

只有一直皱着眉头调试着自己手上炸弹的罗思看上去没有什么变化,虽说脸色看上去实在有些难看,但是杨明总觉得他才是整个车厢里面现在最淡定的那一个。

身后的尸群依然在不屈不挠的追击着身前的车队,但是打头的装甲车则带着车队借着城里面绵延不断的高楼做为掩护,很快就把嘶吼的声音抛在了听不到的地方。

但是车队紧绷的神经并没有就此放松下来,光洁的城市外墙就像是一面硕大的镜子,将每一个人的紧张兮兮的表情全都印在了玻璃上面,对于整个车队来说,就像是进入了一个明知道有猫的房间中的老鼠一样,每一面光洁的镜面背后,都有可能影藏着致命的威胁。

顶仓再一次被打开,刘鑫做了一个下压的手势,示意其他人不要动,然后一个人钻出了装甲车的车厢,手上狙击枪的瞄准系统不知什么时候被他换成了最新下线的红外镭射探头,虽说白天使用这种东西在丧失这种活死人身上不是很好,但最少能够去除一些背景上面的杂色。

车队安安静静的行驶在城市的大街小巷,方才尸群通过时候的狂暴都被掩藏了起来,再加上电力驱动的装甲车压在平整的路面上基本就没有任何的响动,整个世界都像是从车队面前剥离了一样,就连一向淡定板着脸的罗思呼吸的声音也变得轻柔了起来,整个车队都在尽量避免吵醒眼前这个已经陷入沉睡当中的城市。

看着印在城市之间属于每个人的脸庞,杨明不由得有一种想笑的感觉,他突然想到了曾经听说过的那个关于薛定谔和猫直接的物理学定律,而现在,整个城市就像是变成了薛定谔实验的验证品一样,谁也不知道,拐过下一个弯,那只猫,是死的,还是活着的。

叮当~~

一颗黄澄澄的子弹壳清脆的从刘鑫的枪膛里面掉落了出来,一下子把车里其他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顺着枪管指示的方向,出现在所有人面前的是一只骨瘦嶙峋的丧尸,贫瘠的钢铁丛林彻底除去了他们赖以生存的食物,虽说这里所说的食物很大程度上指的就是人类,但是杨明还是忍不住为这个新兴的物种感到悲伤。

但是现在,这只丧尸解脱了,因为刘鑫手上狙击枪射出的子弹准确的找到了它的脑袋,很快就结束了它的痛苦。

这只丧尸身上几乎没有流出任何的鲜血,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丧尸缓缓的倒了下去。

就连装甲车上面的机炮都缓缓的朝着哪个方向指了过去,但随着车队的前进,机炮的角度变得越来越小,感觉也没有发生什么重要的事情。

就在刘鑫的枪口从那个路口移开的一瞬间,一阵轻微的震动却像是平静水面上的投下的一颗小石子,一下子重新把所有人好不容易放松下来的,尸群再一次出现在了每个人的视野当中。

作者这个地方绝对没有运用任何修饰手法,因为这些看上去都像是饥民一样的丧尸是从道路两旁每一个地下室里面涌出来的,所以无论在这一瞬间,无论车队里的成员眼睛是看向哪个方向的,基本上都在第一时间看到了蜂拥而来的丧尸。

貌似也就是罗思这个家伙除外,毕竟他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手上的各种爆炸物身上,基本上没有关心过装甲车外面是个什么样子。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