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六章 半条命(1 / 2)

步甲 冬熊夏草 1751 字 6天前

乐贝侯爵的对面是绿诺和“八点半”,但还有两个人,这两个人是两大势力派来的掌权者,除了独立运作的情报工作,他们掌控大局。

“我需要一个解释,这是曲南家族的战舰,我想知道是谁的授权?!”

门多将军全名叫曲南门多,但他并是朗公主一系的人,大家族对优秀的嫡系子弟非常维护,但同时也会严密控制。所以,门多将军的权利并不小,连朗公主本人都很在乎他的看法和意见。

“和门多将军一样,黑暗世界对这种行为同样持反对意见,我们并没有做好开战的打算。而且这破坏了我们联盟的基础。”

附和门多将军是黑暗世界的区参政科其拉菲,黑暗世界的政治架构是议会制,区参政类似于一个军区政委的职务,虽然没有军队指挥权,但却可以制约军队指挥官,是一个小兵们不知道、将军们害怕的角色。

门多知道绿诺在其中做了手脚,但还不想和绿诺发生直接冲突,于是他盯着乐贝侯爵说道:

“曲南家族一直关注遗弃之地,并扶持从遗弃之地出来的人,但我们不是傻子。虽然这种扶持从来就没有回报,碍于祖训,我们依旧在这么做。但是如果你认为这就是你蛮干的凭借,那就错了。没有回报的投入已经够了,如果导致家族的损失,那我们只能毫不犹豫的抛弃你。”

“同样,这也是黑暗世界的意见。我希望你慎重考虑。并给我们一个交代。”

科其拉菲也点点头,向乐贝侯爵施压。其实这件事至今并没有造成太多的恶果,但他们要的是控制权,乐贝侯爵和楚鸣他们必须被他们牢牢的抓在手中。对任何不可控的事件,他们都是零容忍的态度。

“谈不拢?先不谈,别打扰我看戏。”乐贝侯爵令人惊讶的强硬,这不是谈不拢,而是根本就不想谈。

“不要后悔。”

“好自为之。”

门多将军和科其拉菲对视一眼就离开了,他们并不生气,反倒是高兴。这个联盟本来就不被很多人看好。现在有正大光明放弃的理由了。如果乐贝侯爵委言求和。反倒让他们无法下手。

科其拉菲和门多的背影消失在门外,乐贝侯爵看向绿诺和“八点半”,笑得很开心。

“战争是政治是延伸,一般我们都是谈不拢再打。但也可以边打边谈。”绿诺说道。这句话他也曾对楚鸣说过。

“战争?我很好奇你的自信来自于哪里?我们正站在历史的节点上。目睹一场战争的起因?”绿诺看着窗外,问了一句。

“不不不,不一定。或许是起因。或许不是。但如果你盯着他,你会发现战争就在你身边。”乐贝侯爵摇摇头头:“就像候鸟总是寻找温暖的地方,他的生存土壤就在战场上,所以我们总是盯着他,你知道的——战争是发财和发展的机会,”

“我们?你的意思是不包括那些人。”“八点半”问道,他的表情却并不意外。

“错,是‘我们’包括他们也包括我们。”乐贝侯爵摇摇头:“其实你们背后那些人的态度我知道,他们在意的并不是‘我们’,而是我们那里的那些人。这也是联盟的基础。但这次不同,因为他——”

乐贝侯爵指向窗外。

“他是我们的人,这个‘我们’包括了那些看不起‘我们’人。”

乐贝侯爵的话很绕,但绿诺和“八点半”都听得懂。遗弃之地被人重视的原因是里面那些隐居的老家伙,而其他人在神殿的眼里就像杂草一样,需要定期清理。

“很难说服别人。”绿诺遗憾的耸耸肩。

“他从不说服人,因为事实才最有说服力。”乐贝侯爵也耸耸肩,他仿佛一点也不担心。

“这么说来他是遗弃之地最锋利的一把刀。但看起来并不像高手。”“八点半”也学着耸耸肩。

“在我们那里,看起来像的高手都死光了。”乐贝侯爵答道。这句话很有霜蓝特色,说完这句话他忍不住笑了起来,

。。。。。。

用事实说话——古伦正在深刻的理解这句话。作为一个血族,人类道德对其的约束力极低。但是,恐惧对大多数生命都说约束力的。

古伦紧紧跟在楚鸣身后,一语不发。在他们身后是沉默的即将死去的人,在他们前方同样也是。“默杀”这种技巧被楚鸣运用得越发娴熟,战场是他最喜欢的试炼场。

“我明白了。”楚鸣忽然停了下来。

“怎么了!主人。”古伦吓了一跳,沉默太久了。

“我明白沉默领域是什么了。”楚鸣注视着周围:“莉莉说得对,沉默领域的核心并不是沉默。这也是我的‘默杀术’提升的原因,就是让别人无法开口说话。苦行社的思辨图腾其实并没有被沉默,而是苦行教徒被沉默了,沉默的那一刻他们无法激发思辨图腾的力量。”

“难道是寂语领域?我记得神殿在进行庄重活动时会激发一种让人无法说话的能量场。”古伦的回答让楚鸣小小的惊讶了一下,楚鸣忽然发现自己忽略了这个血族管家。血族有悠久的寿命,就凭这个,每个血族都配得上“见多识广”的词。

“寂语领域,应该就是这个,但还有别的感觉。”楚鸣想了想:“我形容一下,看你知不知道。除了寂语,好像还有其他的感觉,只是没这么清晰。比如刚刚我们冲的时候,我能感觉到身前那些人活动的轨迹,好像再多人我都能轻松从他们中穿过。”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